WincestFever

欧美圈,楼诚及其衍生,漫威,佛系追星,不定期更新

台风pwp大污|【日进斗金】Cp:明台X王天风

非酋宇航员:

Cp:明台X王天风


等级:NC-17


预警:现代AU、人设ooc、半公开场合(影院)、dirtytalk、女装攻


 


万字大污~~~~~~~~~蟹黄成功~~~~~


1


郭骑云守在6号厅门前确认观影嘉宾的名帖,忽而颈间一股寒没来由钻来。


 


“王总…您怎么来了?”


 


“年中最后一季度,我来监场也正常,你忙你的。”


 


王天风看前来观影的人匆匆鱼贯,个个都急不可耐,不打算多难为郭骑云。


 


距离业主观影活动开场还有不过10分钟,到现在还没看到明台那小子,王天风有些恨铁不成钢,姑且到对边12号厅先打个盹。


 


12号厅比起对面6号厅小许多,2D厅拍片甚微,只在夜头开张,晚上9点之后,放些不上座的文艺片,因此人烟稀薄,王天风倒觉得正和他意。


 


拎开帘子穿到12号厅内,有些斜度的下坡叫他不受控,步子急快了些,脚叫鞋子卡着,好像叫他不要进去,他也觉得这么一走像是掉到无底的大口里,可他字典里就没有“退”、和“逃”这两个字。


 


6排12座的小厅,因为空洞充满了冷气的呼啸声,又干又寒周旋在王天风身遭,他因循找个风不大的座位落座,3排5号,藏在暗处更暗,更便于洞察全局。


 


闭着眼,王天风断续捻捻腕上的绿幽灵,冷冷凉凉地珠子拨起又弹到他的皮肤处,脑间闪过一大堆工作繁杂,到最后念头又落实到那个臭小子的身上。


 


半年,挫不挫得出一枚美玉?成败即将分晓。


 


明台原本就是挫商特别低的人。


 


明楼恨他的不坚持,扔他给明家旗下明锐置业的王天风打磨,约定半年要看到像模像样的明台。


 


明台听到明锐置业,整个人萎靡不振,含金汤匙的大少爷,好端端干嘛要卖楼?


 


又听说老哥这个老友王天风,属虎的,吃人不吐骨头,从不走寻常路,明锐置业在老豆明锐东撒手人寰后一度一蹶不振,王天风接手之后,2年间大多损盘变笋盘,拿地扩张步伐狠厉,进军外地市场强龙力压地头蛇,很得明镜明楼青眼。


 


明台被明楼赶出来,明诚只给他一只公寓钥匙,去了才发现是双钥匙lofter,和别人share一幢小楼,天花板撑死才2米,伸个懒腰都不得尽兴,厨房在门口,摊个生力面蒸汽焗回屋,墙纸都气泡,1个方的卫浴冲澡还会濡湿马桶,总之就是不高不兴。


 


睡也不踏实,睁眼就见低矮的天花板乌茫茫盖下来,像明楼狞笑的脸,闷股一口气数羊,羊换成青团,青团又换成毛豆焯鸡丁…生力面斋寡,二十出头小伙子饿得眼发青,听左下邻居没动静,活学活用回形针,撬开门,发现他的邻居比他更惨,冰箱里空空如也,也就床头睡着几粒棒棒糖,拆开嘬嘬,荔枝味。


 


真是怪人。


 


饿得不踏实,自然睡不好,明台进明锐置业第一天就迟到。


 


没有想到入职的项目那么老远,一周一半生活费益给滴滴。司机吃准他不识路,轱辘在附近画大圈,最后明台说你快点,多加钱,成就他9:00踩点打卡。


 


指纹刚落到打卡机,就听见女声脆灵灵笑,“现在都用APP打卡喇!小土鳖。”


 


明台不忿,他好歹也是个海龟,怎么就变土鳖了?


 


项目经理郭骑云数人头,开始带他们复盘,一个食指厚的说辞,15分钟要背完。


 


“蔫瓜,到你了。”郭骑云敲敲明台的肩,明台眉头拧麻绳,说背不出。


 


“王总待会就来考盘了!”


 


哦,那个叫他小土鳖的女孩。


 


看了她换一身简练吸烟装,胸牌上别“宣传总监”,这里怎么每个人的头衔都比他大?


 


不奇不怪,房产行业看能力不看资历,自古英雄出少年,明台敛气性,逼自己冷静,他不是不能,只是不忿。


 


王天风撑着栏杆看热闹,比照明台比例“咔咔”啃糖。


 


“看你坚持到几时!”


 


明台做好被羞辱的准备,在脑瓜的海洋寻找疑似王天风的人,长期呆在这行,人总难免有些呆滞,眼神污浊浊的,因此在里边有一双雪亮锋锐的眸甚是扎眼。


 


比想象中,要有味道啊!


 


王天风匿在左后方座位细细啮糖,往上看就相到明台雀跃又紧张的眼神,啧,火急火燎能有什么气候。


 


明台落落大方挤着激光笔讲沙盘讲区域图,摒除一大堆说辞里硬派的对话,加了周遭老社区的劣势,和项目目前看得到的好处,倒是有一番到底。


 


“地铁呢?公园呢?”王天风看着手上的糖忽而抛一句。


 


“锐东新城的客群不是刚需客,我认为他们应该不会搭地铁。”


 


“你认为…知道旁边我们有多少商业吗?”


 


“啊?我们不是住宅吗?”


 


“做功课要彻底。”


 


王天风走到区域图前,在锐东新城半径3公里画圈,“这附近的小型商业,明锐置业会统一收购统一运营,开放锐东新城的目的,是为了把这帮有钱佬圈住。”


 


“赚两份钱?地铁通了,人就来了,钱也来了。”


 


“还不算太糊涂。”


 


明台才知道自己差了好远。


 


勤能补拙,也能让聪明的更聪明。


 


2


王天风好容易趁着春节两天假补个眠,就听到右上房客窸窸窣窣搞事情,一阵一阵,惹得他极为不悦,拎了钥匙窝着火,他要讨一个说法。


 


“老师?”


 


王天风心里骂娘,抽腿打算回去穿好衣服杀到明家拿明楼抽筋扒皮煲汤,黄芪生姜当归枸杞,怎么补怎么来。


 


“哎呀你是不是跟我一幢lofter的房客啊?”


 


“房客?不好意思,房本上我名字。”王天风穿着一身光面灰绸睡衣,交叉叠肘的样子根本不威风,联系上他是这间公寓的房东,明台脑补了他穿着粉红睡衣上了发卷叼烟的包租婆模样。


 


“噗哈哈哈哈….”


 


“明台这个月要多卖三层楼…”王天风阴着脸准备走掉,忽然听到“咕——”的巨响。


 


“老师,吃面不?”


 


“干嘛叫我老师?”


 


“我哥说了,强者皆师啊。”


 


王天风叹气,心想过年,传统市场开门晚,蛇汤喝不成。


 


明楼配着明镜、明堂哥嫂大姐大牌,一个喷嚏激得吧三筒丢出去,成就了明镜一把糊,大年初一第一把就输牌,明楼直打抖。


 


“你这个面,也太难吃。”


 


“我大哥也说我下面很难吃,可是为了生活没办法。”


 


明台吃着吃着觉得不对头,王天风盯着他狞笑,明台扑红脸“我是说,我下的面真的不好吃。”


 


王天风在橱柜里翻出紫菜和培根,一股丢到微波炉叮他个2分钟,叉子在紫菜上抓几道扯碎,手撕细丝的培根拌到面里,明台心想糙有糙吃法,嗦几口后完全停不下来,看王天风细吞几口,自己吃得也有味道。


 


“你这里怎么那么潮?”


 


明台又脸红。


 


“你脑子里不晓得装什么?”王天风无奈,捞袖在屋里寻觅根源,在卫生间内前不晓得拨弄什么,一会儿屋里就清爽。


 


明台才知道这间10年寓龄的lofter,有新风系统,窄小卫生间,有隐藏的拉伸透明隔断。


 


“我才知道这里可以干湿分离!”明台端着碗,半含面,吞也是不吞也不是。


 


王天风摇摇头,觉得烂泥难上墙。


 


后来一周,王天风不见明台,敲定锐东新城外圈零散商街统筹,才知道明台不动声色做了大事,不见江不见园的两幢洋房都给他卖掉,郭骑云不敢不服气。


 


明锐置业有指标绩效考核,这一季卖得好,下一季更难攀,部门间剑拔弩张,对明台贬大于褒,王天风看到明晃晃装户表发红,烫眼烫心,估摸明楼要看他笑话。


 


把明台丢过来让他调教,谁想到这小子又钳制他…


 


看到明台笑得八颗牙齿晒太阳,他气不打一处来。


 


“顺销的时候,走量要节制,开盘才是重头戏。”王天风经过他时,细声提点。


 


王天风还有其他项目要管控,临行前抬了明台做项目总,一块烫手山芋扔给明台。


 


除了郭骑云、于曼丽,别人叫他“小明总”总是听起来阴阳怪气。


 


笑不到3秒,外圈的零散商户一到白天就在外头闹,没有补款,就不走。


 


明台揪着领导在办公室焦头烂额,想起来王天风提点他,确确实实自己太心急火燎,风头正盛,想也不用想自己卖了那些单元,数字好得让竞品红眼,别人使绊子在所难免。


 


眼看一季度的开盘就要来了,总不能让外面虾虾蟹蟹动龙宫吧。


 


明台让锐东新城营销部连夜准备,打算在月末最后一天晚上开盘。


 


“你疯了?我们的客人怎么可能晚上来。”于曼丽叉腰,看着堆头物料恼起来。


 


“会的,骑云,在外头铺红毯。”


 


“什么?”郭骑云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
 


“他的意思是,铺了红毯好吃好喝供着那些闹市的人,然后放长线钓大鱼。”


 


王天风看起来有些疲惫,薄薄眼睑叠红,鼻下蓄了浅淡胡茬,这些时日他也不好过。


 


“对,骑云,在其他项目业主群放消息,说锐东新城还没开盘就有人要抢了。”


 


闹事的人不知自己是台上唱戏的卒子,加上倒春寒,有吃有喝养精蓄锐,警惕低了下去,只是他们坐最后排的没注意椅背上写的字,着了明台的道。


 


有心眼的意向客派了航拍去探虚实,看到红椅子上写着“等待席”字样,又发现红毯上划了“VIP”急匆匆喊人杀到锐东新城去,晚上囤积一堆人都是来抢房,比之前预估的人数还多。


 


王天风站到销控区外,看狭窄的贵宾通道挤满了人,心情说不出的愉悦。


 


算你还有点小聪明。


 


锐东新城一季度销售数字好看,明楼面上云淡风轻,心里总算有点安慰。


 


明台户头数字多好几个零,明诚说大哥让他回家,明台不稀罕,“他让我回我就回吗?”


 


王天风自然听得到。


 


明台第一次正式到王天风家里做客,提前做了准备,可是觉得自己又太隆重了。


 


王天风抽开门就吹口哨“你也太隆重了。”


 


明台捧了一只香槟,也穿得像香槟,挺括的三件套。


 


王天风还是穿着那身灰绸睡衣。


 


一进门,明台就自首,说老师,我住进来第一天就吃了你的糖。


 


“床头的?那些都过期了,我回来就扔了。”


 


明台泛呕,王天风笑他心眼实,兵不厌诈。


 


明台蔫蔫坐到沙发上,抬头看右上自己小透的隔板冒光,原来他们那么近。


 


“老师,有没有想过搬出去住?”


 


“没有。”


 


“为什么?”


 


“这里是我的起家厝,我干嘛走,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人的运数有限,这里旺我,我为什么要离开这里?”王天风抽着瓶颈,指头涨红,上边沾染了冒珠的潮湿,橘橘暖暖的棱光折射下,王天风的眸子愈发亮。


 


“哦,那我也不走。”明台吞咽着唾沫,汗湿的掌抓着膝头,王天风坐过来拍下他的手背,让他更紧张了。


 


“你就不同了,强龙困浅滩,右上的小匣子关不住你,你也只是被明楼丢到明锐置业练练手,将来你到哪里覆雨翻云还说不定。”


 


“老师不走我也不走了,我就在这里。”明台一激动,手动的幅度有些大,没喝多少的香槟一弯倾到王天风身上,明台扯了面巾胡乱擦,擦没多久自己喘得呼哈呼哈,祸惹得大了,他有不知名的怒气,也有不可言说的羞愧,往上伸展,今天的酒喝多了,老师房里太热了,他被骄纵得太厉害。


 


王天风刚刚是被明台这狗崽子摁在沙发背上七抹八擦,秉持不动如山的准则,他静默坐直,看明台自己困在兵荒马乱里翻滚,发品叫动乱撑不住,压不住年轻人的蓬发,炸了绒毛飞起来,明台低着眼睛,时而瞟一眼王天风,老师睡衣纽掉了几粒,空白颈领透着蜜腻的肤,支着肘看他,眼神坦荡,反而更凸显他的想法多么不齿。


 


右上明台的磨砂玻璃,是可以拆开的。


 


大多时候,明台在王天风回来的时候是不敢开灯的,拖开一些缝隙去窥探老师的生活,是明台枯燥外住生活中难得的乐趣。




wb


AO3




fin


下一次又是什么时候呢?我不知道QAQ

评论
热度 ( 107 )
  1. WincestFever非酋宇航员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WincestFever | Powered by LOFTER